工作站:07-6834065、07-6834069    傳真:07-670-1517    sourtherntribes@gmail.com  84941高雄縣那瑪夏鄉達卡努瓦村秀嶺巷189號

目前分類:專題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災難中看見性別:我的五個性別觀察

瑪達拉‧達努巴克  臺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理事
 

八八水災發生之後,我隨著「南方部落聯盟[1]」的伙伴投入高雄地區的救災工作,接任關懷小組的工作,負責心靈陪伴、心理輔導與轉介的工作。本聯盟因於2009年初籌辦「性別與原住民議題國際研討會」而結合,所以救災工作開展之初即特別重視性別面向的議題。近年來由於極端災難事件不斷,未來大家都有可能成為災民,在資源充足、國家富裕的今天,我們應該要細致地討論災難發生後的各項措施,若有不足,就要能夠改善才行。本文針對我此次參與救災之觀察,提出幾項在災難當中可能需要關切的性別議題。

southtri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陽剛才能救援?災難論述中(被)噤聲的女性觀點

林津如  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副教授/南方部落重建聯盟顧問

社會大眾想到救援工作時,往往具有陽剛的想像:關於涉險、救援與控制。至今,社會大眾或許仍然記得深入山區帶領族人離開災區的佳暮英雄。但卻或許一點也想不起來災難中有那些婦女進行求援工作。事實上,女性特質的體貼、照顧與持續性,才是災難救援第一現場中最常見的模式,但卻常被忽略。災難是性別化的:除了生理男性與生理女性在社會結構下因不同的資源可近性而與災難產生不同的關係之外,災難救援與安置的工作模式也是性別化的。本文對照災難救援與安置過程中,女性工作者的貢獻與思考模式,與官僚化、陽剛式的工作模式,來論証官方救援模式的盲點。這也是筆者在災後與婦女組織一同工作的過程中,不斷遇到的,每日協商與挑戰的日常細節,攸關於救援與安置品質最重要的考量。

八八風災之後,在高雄縣與屏東縣災區與安置點從事救援、照護與組織工作的女性工作者佔大多數,除了社會大眾所熟知社工人員以女性為主體之外,在地組織在第一線的自救與安置過程中,扮演了更關鍵性的角色,而且以女性的投入為主。舉例來說,在災後投入安置與重建的原住民重要組織中:屏東縣霧台鄉愛鄉發展協會、高雄縣婦女永續發展協會、達瓦蘭大社轉運站、南方部落重建聯盟等,均由女性組織工作者承擔重任。達瓦蘭部落的朋友們戲稱第一時間以物資轉運站提供救援的重要幹部均為「外籍新娘」﹣嫁至大社的各族媳婦們,承擔起災後救援與重建的工作。霧台鄉愛鄉發展協會的執行長勒絲勒絲,與先生長久以來紮根經營魯凱族文化重建與山林復育,在八八災後,因看見族人的需求,在多方壓力之下,仍毅然決然地引進相關資源建造政府政策上反對的中繼屋,為接下來的庇護與救援作準備。高雄縣原住民婦女永續發展協會在災前便以孩童的文化成長班及皮雕班作為培力部落婦女的工作平台,在災後安置於仁美營區的半年中,婦女延伸平時的組織工作繼續進行災後救援與照顧工作,甚至承擔起營區自治會的工作。南方部落重建聯盟由九個高屏地區在地組織串連而形成的聯盟,此聯盟的成員長期關注原住民議題,在災後的倡議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多數的組織工作者為女性。南方部落重建聯盟曾經爭取原住民、生態及性別代表進入重建委員會,也要求政府在救援過程中,以家庭及部落為核心來進行救援與安置工作,並且建言政府設置符合部落文化永續的中繼部落,但皆未被政府陽剛、官僚式的思考所採納。從災區自治到政策倡議,這次八八風災之後在地組織中的女性有極大的貢獻。

上述這些默默進行照顧與社區工作的女性,除了不容易被看見,不容易被媒體報導之外,她們由下而上的操作模式也與官方/男性/由上而下的操作模式形成強烈對比。針對救援模式的研究已經發現受訪女性高度地彈性及運用資源的能力,這是救災工作最能發揮效能的資產,但在官方救援模式之中,這樣的特質卻難有機會展現(Fordham and Ketteridge, 1998: 83)。我們在災區的工作現場也發現,因為婦女與現實的貼近,她們會針對在地的需求提出反應(如托育,共食等照顧工作),她們操作出來的救援模式因為具彈性、分殊化且貼近在地脈絡、能呼應個別差異,服務到自己族人的需求。

相對於婦女細緻及耐心的投入,政府的救災方式卻是陽剛、官僚化的,各單位只想辦法完成自己單位的任務,沒有統合起來一起工作,也就無法以「部落」或以「家庭」為中心地來進行救援服務。舉例來說,在災後的情境中,行政院決定安置地點,教育處主責學童教育,社會處主管社服補助,勞工處提供八八零工就業專案,各單位工作各司其職,在不同的時間點上各自作主,不考慮協調工作,以至於部落/家庭被分割成不同區塊「被救援」。結果是:安置的地點沒有考慮部落的整體性及相對應的交通設施;教育部/處決定孩童八月底無論如何要正常上課,自行決定了上課地點;再來,行政院長決定把災民安置於營區,這使得孩童上學的地方離安置的營區一個小時以上的車程;最後,社服補助與就業補助之間沒有關聯,原住民家庭與婦女在安置階段便已被這些政策弄得四分五裂,焦頭爛額。

southtri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一年來八八風災造成的心靈傷口,該如何撫平一直是南盟最重視的事情,然而族人的傷口撫平了,他們的傷痛依舊存在,而這一年我們在心靈重建做了是什麼?

  DSCF1257.JPG
主動靠近
專注傾聽
關心陪伴
送光療癒

southtri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親愛的朋友們

那瑪夏鄉的水蜜桃開始盛產了!這裡的水蜜桃樹跟我們的原住民朋友一樣,堅強地渡過八八風災。若你喜歡大大的水蜜桃,當然更不能錯過多汁、甜美的小水蜜桃。我們的訂購期間為4/26至5/31,而水蜜桃盛產期為5/5至5/20(下一波收貨嚐鮮時間為5/12過後) 。喜歡水蜜桃的朋友,歡迎您即刻用行動支持我們。

有任何問題歡迎直接與江先生或江太太(0937672084、0937541801)聯繫
傳真:(07)670-1379
una.tsou@msa.hinet.net ; yungtai1024@kimo.com;

訂單請按這裡「那瑪夏鄉水蜜桃訂單」

southtri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走調的災後重建~~政府角色和民間角色錯置了!? (本文歡迎轉載轉寄)

臺彎大學社會工作學系  王麗容教授

我想目前看得出來,月眉大愛屋的落成,過程和結果確實有許多待解決的問題,尤其,政府角色和民間角色的錯置應是問題之所在。我過去曾經談過,災後重建應該政府為主、民間為輔,即使民間有很大的參與潛力協助災後重建,應該都是在政府政策下實踐人民重建權益的保障,尤其政府應該是主要負責者。因為,這是重大災害事件,牽涉到人民的基本安置人權。

 

災後重建,牽涉到的是政府和人民之間的「社會契約」。人民有權請求政府的照顧,政府有責照顧社會中的需要者,這樣的社會契約是政府與人民的關係。因此,政府應該是重建中的舵手、規劃者和執行者,民間的參與災後重建應該是補充性和實驗性,似不宜本末到置。我不反對民間的參與,相反的,這是台灣很重要的社會資產和社會資本。但是這樣的發展,有指標性的服務或是示範性的服務,或是基本保障的服務,應該是政府與民間的有契約關係比較妥適,民間與政府的合作方式可以由政府委外並簽約方式辦理,即便是民間自發性參與,將夥伴關係建立在重建過程中,因政府要負最後要負責任,公民營之間的遊戲規則應該由契約關係來建構。

 

southtri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