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這短短二十一天,彷彿已經一年。「再也回不到風災前的那一天」,災難就這樣發生了,山上才剛見過面的朋友,再見面,彷如隔世。

   志工們每天早上六時上工,晚上一二點才睡,對於大災難帶來的驚惶,對山河的掛念,對族人的憂心,對未來的不確定, 一切的一切,都是壓力。 

   台北的運動團體、台中921震災過的朋友,大家都好焦急,急著幫我們說言話,急著要我們趕快、趕快、趕快發聲,趕快形成主體,趕快…趕快…再趕快…

    但我們好慢,好慢,忙著救人、忙著安置、忙著在混亂中找出那們一點點的秩序,忙著在與各單位、各政府官員的倉惶中應戰,忙著在被各單位搬來搬去,決定來決定去,恐嚇來恐嚇去的狀態下,告訴他們不要這樣對待我們,堅持一點點原住民族的尊嚴。政府的決策,在瞬間就要決定我們的命運,用拐、用騙、用威脅,用利誘,用恐嚇…原住民族幾百年來被漢人宰制的情形,今日也不過就是個翻版而已。

    我們的慢,不能被理解,但其實己經很快。剛下直昇機的組織工作者,鎮定及有效率的組織與動員,令我印象深刻,她們是剛下山的「災民」,休息不到半天便已接起工作。但你唯有看進她的眼中,方得以見到些許土石流衝擊之後的驚恐,更深層的眼中則敘說著家人離散、山河破碎的無言哀傷。

    聽說昨天有人試著污辱我們「你們一堆女人,能做些什麼?」,我竟已修煉到一種能一笑置之的狀態:「我們這些女人與跨性別的人,能做很多事。」畢竟過去我們是做婦女與同志的議題的人,才試著在原住民的部落中,處理原住民身份與其他種種不平等的關係。風災、安置、組合屋甚至遷村,馬上進入不熟悉的議題。在震驚情緒中,才慢慢看見重建條列的粗暴,才逐漸有力氣告訴外面的人:給我們一點點時間,一點點空間,不要粗暴地對待我們!對婦女、對同志、對原住民、對環境,都應該如此溫柔相待。

       我這好命的大學教師,還得以有個完整的家。家裡成了一個月的青年旅館,好不容易到昨天家裡的最後一位志工才離開,才得以整整睡上七個小時,才得以從感冒中稍微復原,才得以藉由返回學校,從安置情境中稍微抽離,整理過去三週來的經驗。是以為誌! 

津如, 20090903

創作者介紹

南方部落重建聯盟

southtri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