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暑假,邊緣同志南區原住民小組的七位成員,來到了位在屏東縣內某山區的村莊內,認識了拉弗及舞邦。在這個部落中,她們共同組成一個同志家庭,年近五十歲的拉弗要負責賺錢養家,而所有的女人的工作單獨的由小她三歲的舞邦一人承擔,跟她們一起生活的小女孩巴冷叫拉弗爸爸舞邦媽媽。她們的故事在拉媽報第13期原住民同志家庭專題中有報導,請見http://blog.yam.com/la_ma_news/2007/03。他們所居住的村莊在莫納克風災中也受到影響,被直升機救援到山下,以下是邊同小組的夥伴們在八月去探訪他們的近況報告。

2009.8.20  

lupy

 

邊緣同志南區原住民小組的小炭與wada,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詹、Jilllupy,從左營開車前往屏東內埔農工去拜訪拉弗、舞邦及巴冷。一路上先採買伴手禮,拉弗愛的Mild Seven,舞邦點名的10號長壽,紹文提醒威士比要記得裝在家庭號牛奶塑膠瓶內,檳榔到了屏東再買,包檳榔的葉子到水門停車場附近買,還會送石灰,舞邦他們會自己包。

 

車行到內埔農工門口,跟警衛說我們一車都是檳榔要去送給災民啦,請讓我們開車進去。檳榔攤的老闆聽到我們要去看山上的朋友,兩大包檳榔算200元,另外三四欉還未剝下的檳榔也送我們,於是後車箱塞滿了檳榔,拉弗看了很開心,帶我們到活動中心旁的二樓教室,也是他們暫時的家,一路分送給其他村的朋友。一間教室大約睡20多人,有班長、值日生,出去要跟班長請假,大家輪流當值日生整理教室。我們去的時候接近中午,他們招待我們吃素食便當(便當有分葷素,但素的剩比較多),詹吃飽後立刻展開推拿及刮痧工作,並且分送痠痛藥膏與濕疹乳液給大家。拉弗住的教室黑板寫著某某村,同村的一起住,大部分是老年婦女與小孩,其他人出去打工了,拉弗與舞邦說巴冷今年要上國小一年級了,等她開學後他們就會開始去工作了。

 

南區邊同小組的小炭與wada一邊跟拉弗一起喝威士比聊天,舞邦聽到廣播說鄉公所的人來了,要辦相關的業務可以到隔壁樓的辦公室去。她帶著巴冷去,但承辦員說要法定代理人簽名。後來拉弗也下樓去,但是鄉公所的人已經走了,拉弗有點生氣,現場臨時辦公室的人一下要我們去另一邊問,另一邊的人又要我們回去原處,互丟皮球,最後才說明天再來。

 

回到教室後,我們詢問巴冷就學要辦何種手續?舞邦說巴冷在旁邊,他們不好說,因為巴冷大了,會聽到大人說話。lupy說那我帶巴冷下去玩喔,你們談。

 

舞邦與拉弗從小扶養巴冷,巴冷叫拉弗把拔,喚舞邦馬麻,但拉弗尚未辦理收養巴冷的手續,本來他計畫八月底要辦財產分割,他可以獲得田地與房產,有財產後辦理收養比較容易,沒想到碰到八八風災,直升機來救援時,巴冷不願意跟其他人先下去,拉弗也怕太亂會走散,於是一直把巴冷帶在旁邊,直到第三天巴冷才跟拉弗一起搭直升機下山。巴冷是舞邦弟弟的小孩,巴冷戶籍在甲鄉,拉弗想把巴冷戶籍遷到跟她相同的乙鄉,因為戶籍牽涉到就學的國小。遷戶籍需要法定代理人同意,巴冷的親生媽媽雖然也在內埔農工,但當天剛好她外出(舞邦說她去水門跟人喝酒去了),所以沒有辦成,他們有點傷腦筋。

 mail2.jpg

wadalupy回到左營後上網查資料,戶政網站上有委託書可供下載,即只要巴冷的親生媽媽在委託書上簽名後就可以委託他人辦理遷戶籍。821wada在鳳山的那瑪夏自救會辦公室打電話給拉弗,告訴他可以如此辦理,lupy將委託書內容以手機簡訊傳給拉弗,拉弗收到後很開心,我們跟他說如果有其他問題再跟我們說。

 

拉弗提到內埔農工八月底要開學,他們將會遷到長治附近的組合屋去暫時居住,也會在那邊辦豐年祭,回山上的路至少要半年到一年才能通,舞邦說很想回到山上,拉弗說隨遇而安,到哪裡都要生活啊。自從去年大武山上會師後再見巴冷,她長高又長壯了!有點害羞,不喜歡被強迫拍照,喜歡找人一起玩,巴冷問我,你今天會住在這邊嗎?我說不會耶,你要不要來左營紹文叔叔家玩?巴冷說不要。我問他你搭直升機下來會怕嗎?她說不會。

 

後來我們到水門拜訪晨,卡拉ok店正在營業,有兩桌客人在唱歌,小純的家人從山上搬下來跟他一起住,他說店門口的小石牆及吧檯擋住了不少泥沙,所以淹水之後清理比較容易些,不像其他店家受損比較慘。他說目前的問題可能是家人跟他同住太久了,哈,不知道他們何時會回去山上。我們去看店隔壁晨的手編彩虹包包,有很多新產品,他說達努巴克給他很多新點子也幫忙獲得很多訂單!歡迎大家跟達努巴克訂購。

 

 mail.jpg

現在已經九月了,希望拉弗一家、晨與災區的朋友們一切平安順利

 

2009.08.29星期六 報導人--小花

 

   下午兩點小平開車載我(小花)與俊霖前往屏東三地門,想去探訪我們在屏東的原住民朋友,先到屏東內埔農工想看拉弗與舞邦,以及他們領養的巴冷,大門深鎖,空無一人,打聽之下他們搬遷了,卻不知移往哪裡。於是,先去找小旭並打聽拉弗與舞邦的下落,聽說颱風天時,他的房間窗戶有破掉,小旭家的窗戶已改成鋁製的,基本上沒有太大的損害,請問拉弗他們的下落,得知他們全都移往中央電台安置,並開車帶我們前往之。

 

拉弗,舞邦與巴冷一家三口與兩戶家庭住在同一棟房子中,中央電台有十幾棟三層樓的透天厝,在中央電台有村莊的居民被安置於此,房屋的間隔也保持一定的距離,屋子前方也有種植一些樹木,環境尚屬安靜與良好,政府安置他們的方式以家庭與同村為單位,有家庭的成員盡量居住在同一處所,而單身者就集中住在一起,在小朋友就學上,像是巴冷今年要就讀國小一年級了,就近就讀附近的國小,還有車子接送中央電台的小朋友上下課,國中亦是如此.中央電台的村民們也開始由鄉長與村長安排進行八八臨時工的工作,一般想來探訪的親友皆容易進出此地,中央電台無需要管制進出,當我們來到拉弗的住所前,他們與來探訪的外地朋友坐在樹下聊天,附近的村民也都出來乘涼聊天,在運動場上也可見到年輕人打球,小朋友們也可於此地遊戲奔跑,似乎大家的心情有比較安定些.

 

詢問拉弗目前村民的想法與心情,他說大家有好些,他的村莊無人傷亡,村裡需要照顧的老人家或是身體有病痛的老人們,也都移至附近的療養院,並請會母語和有看護經驗有執照的村民前往協助看護與照顧,他說經費皆由政府支出,拉弗本身則繼續在山上由鄉長委託的工作(負責看村民與環境有無狀況與需求),拉弗與舞邦氣色看起來都不差,倒是巴冷因為先前在內埔農工大家因集體睡在教室的關係而感冒了,拉弗說之前在內埔農工很多人感冒,傳染的很快速,他說那裡住的品質不好,至於吃的部份則由慈濟料理.他說大家到中央電台的心情與身體都好很多,只是大家都還是想回部落,都想回到山上,只因山上有些地方有被淹蓋住,以及上山的路段受損,所以需要些時間,他說村裡的老人們都在等待回家,未來組合屋會進來,大家還是會住進組合屋,而非他們現在居住的房屋,組合屋也是在中央電台上搭建,不難感覺拉弗村莊的村民們和那瑪夏鄉的村民們一樣,都一致想要回家

創作者介紹

南方部落重建聯盟

southtri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