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站:07-6834065、07-6834069    傳真:07-670-1517    sourtherntribes@gmail.com  84941高雄縣那瑪夏鄉達卡努瓦村秀嶺巷189號

王增勇(本文歡迎轉載轉寄

高雄縣杉林鄉慈濟大愛永久屋第一批已於近日落成啟用,許多人鬆了一口氣。政府官員終於看到具體的重建政績,不再擔心被批評重建效率差;慈善團體對捐款人有了交代,不再擔心無法徵信;抽籤入住的災民終於得以脫離漂泊無依的臨時安置生活,一應俱全的居家設施讓生活得以重新開始。媒體在長期報導風災重建的種種苦難與衝突後,終於有溫馨感人的畫面與新聞可以讓人耳目一新。慈濟大愛村的啟用在慈濟慣有的愛心施與受的框架中被理解。於是,多數媒體報導的邏輯都圍繞著付出與感恩的圓滿圖像建構:大愛村成為「愛心奇蹟」,大規模的建造工程成為「台灣世紀大工程」、「打造國際模範、世紀典範社區」,見證了「慈濟志工團隊的效率與紀律」;災民則成為「從小到大都沒有住過這麼好的房子」的卑微小民,離開營區的原住民則心存感激,對營區長官用慈濟的術語表達內心的感受「我們要搬新家了!感恩您!」,對於這一切的安排,災民們心滿意足,因為他們終於如願踏進屬於自己的新家可以重新過日子」;而最大的寬容與慈悲表現在證嚴法師超越自己最堅持的宗教信仰,她參與揭牌儀式時,「首度站在大愛村教堂的十字架之下開示,這是證嚴法師生平第一次進教堂」,成為大愛的極致展現。


我無意否定慈濟興建大愛村的善念,也相信入住災民會因為有了長居久安的住所而得以安頓,但在愛心論述只過於單面與短視地呈現眼前的家屋重建景象。助人工作中,愛心往往是最危險的誘惑,因為它在道德上太正當,以致我們誤以為我們可以為他人、甚至其他族群的生命與未來做決定,忽略了還沒有真正認識受助者處境下的協助往往不是真正的幫助,反而是傷害。眼前慈濟大愛村其實是長期台灣漢人社會戕害原住民族的慣有模式。


六0年代,蔣宋美齡在蘭嶼大量興建國宅取代傳統達悟半穴居家屋,造成達悟族傳統養老文化無法再實踐,導致目前達悟老人無法在家中的工作屋中養老,只能在路邊臨時搭建的房屋中居住。七0年代風行大專院校二十年的山地服務隊,原住民青年江冠明長大後反省大專院校山地服務隊說:「我不喜歡你們的服務隊,因為你們來這裡,帶給我很羞恥,很沒有尊嚴。」泰雅族作家瓦歷斯‧諾幹形容它是一支「溫柔的箭」。或是九二一災後重建,各式善心組織到部落從事救助服務、再到這次的八八風災重建,原住民都被視為要被解決的「問題」,而不是具有解決自身問題能力的人,原住民獨特的世界觀不曾主導這些服務的方式。排除原住民主導參與的救助形式都已經預設了原住民是無能解決自己問題的次等人,正是這種基本互動的心態對原住民最具傷害。部落常見的善心捐贈卻長久地改變了部落的價值而不自知。有人讓部落孩子每人一雙名牌球鞋,即使孩子的家境無法支持這樣的消費行為,但從此孩子只要穿名牌,從此瞧不起自己的父母。


同樣地,慈濟大愛村是慈濟文化的展示。如果地圖反映了家的認知,街道名稱『大愛路』、『合心路』、『善解路』、『感恩路』、『和氣街』、『互愛街』、『協力街』、『包容街』、『知足街』、『尊重街』反應的慈濟世界的圖像,不是原住民的世界,提醒著居住在其中的住民要對慈濟時時心存感激,更標試著受災的原住民是需要他助的受助者,而不是自助者。慈濟大愛村反應的是漢人對於家的想像,原住民的家不僅是居住的家屋,而是延續與傳承祖先生活的傳統領域,包括漁獵、祭祀、耕種、聚會等功能場所。在島上生存至少千百年的台灣原住民經歷一場大水,他們所發展出的獨特文化怎能因為證嚴上人一句「讓山林生養休息」就嘎然而止?

 

原住民與大自然共存的生計文化又豈是台灣首富想像的「有機農業」所能取代?來到慈濟大愛村的人絕對不會認為那是原住民的家,因為它沒有原住民對世界的想像。災後重建的原住民最大的悲哀是他們永遠都是「被重建」的對象,而不是他們自己重建。愛心裝飾下的永久屋落成背後充滿著權力不平等所造成的暴力,反應的是官員亟需的政績與行政效率、漢人慈善組織慣有的「災難/勸募/報導/再勸募」運作邏輯、以及原住民再三被漢人社會拒絕尊重的主體性。

創作者介紹

南方部落重建聯盟

southtri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長尾山娘
  • 慈善消滅了原民的文化

    格主
    你的觀點太棒了
    一般人確實都用著我熟悉的漢人觀點在為"原民"做事
    而沒有想到這樣的"救濟"反而扼殺原民的文化
    或許講不客氣一點
    工程上的硬體確實讓人覺得有效率
    可是文化上的軟體工程
    卻是讓原民走向毀滅說不定
    感謝你的分享喔
  • 小順子
  • 載用您的大作

    大作太好了,載用了,感謝您!

      那一支「溫柔的箭」,其實處處可見。就如父母對子女一樣,舊說「愛之深,責之切」、「恨鐵不成鋼」、「都是為你們好」等,常是對他人(特別是自己的子女、學生)戕害的解脫說詞。



      那年美國要安置他們的原住民土著,所設立的「保護區」,無非就是要他們放棄自己的、保留的天然寶藏,其實也是人類固有,而現今所謂文民人中所失去的原始生存本能。也是對大自然最為敬畏共生的態度。



      自然,一個多麼美善的名詞,文明,一個充滿嚮往而背後「溫柔的利箭」正蠶食鯨吞人類賴以生存的老母親---大地。



      這是一篇極具省思空間的文章,絕不是詆毀證嚴法師的作為,而是給證嚴以及當前宗教界慈善團隊一個很好的省思機會。同時也是給現在存在地球上的號稱「文明」的人類一個必須積極省思的機會。



      更希望證嚴法師以及各慈善團隊能正視這個問題。



      慈濟那「溫柔的利箭」那些路名、街名,雖然比起當年國民黨蔣介石來台灣時的作為,包括:全台灣各縣市的路名全是中山、中正、大陸的地名,當然要來的好多了。然而有否問過、想過原住民同胞們要的、想的、渴望的是什麼?



      就讓法師再開一次智慧,讓人類再提昇一回。
  • 那瑪夏婦女
  • 以前的村名(三民鄉、民族村、民權村、民生村),我們無法選擇。但是現在大愛村的命名為何無法納入村民們的建議,而這些街名有經過村民們的同意嗎?(疑惑有問過村民們的意見嗎?)為何一定要照著慈濟的想法及意願走,似乎有點變相,主導的倒底是誰?要負責村民的重建責任又是誰?政府又站在哪個角度來看這件事?政府的角色在哪?
    我們也很感謝慈濟為原住民所做的努力,但原住民應該還是擁有自己的權益吧,不應該都是依慈濟的意見為意見,更何況是讓慈濟進入原住民的生活,原住民就沒有個人隱私了嗎?沒有家庭隱私嗎?我們的生活還要人教要如何生活嗎?處處都是靜思語讓我有一種回到禁止講族語的年代,而原住民的聲音、文化被慈濟的善意掩蓋化了
  • Kyle
  • 是教授搞錯,還是媒體亂報呢?

    這要好好問清楚喔!
  • 強迫他人要感恩的善心是一種暴力
  • http://tinyurl.com/yktbpc3
    看看這個吧
    我是每個月捐錢給慈濟的會員,我看到這個畫面,感到的是......無言
    請尊重原住民文化,杉林鄉大愛村不是木柵動物園,還參觀咧,又不是去看熊貓,
    懂不懂得尊重人呀~我們捐錢的人也沒有要慈濟這樣做,搞得讓我都不敢承認我是慈濟人......
  • 報導就對?
  • 你也幫幫忙,裡面講話的統統都是慈濟的鳥人,有找原住民來平衡報導嗎?這根本是篇狗屁報導,要找新聞來反駁拜託強一點
  • 王增勇
  • 路名是否住民所選?

    我知道大愛的報導說部分路名(『和氣街』、『互愛街』、『協力街』、『包容街』、『知足街』、『尊重街』)是住民所選,但我想重點是即使是住民所選,那也是在施與受不平等關係中的決定,而不識自由意志的決定。在面對資源豐沛的慈善團體,住民就是要表達感激之意。有誰會相信和氣、互愛、協力、包容、 知足、尊重是原住民用來命名自己家園的首選名稱?我們每個人家的祠堂上,掛的都是祖先傳下來的堂名,或是放上表達自己文化特色的名詞,讓來的人知道是誰住在這裡?誰會放上這些名詞做為自我標示的符號?
  • Zibulu
  • 頒給原住民的新十戒,難道你們(他們)都沒有犯過嗎?為什麼只針對原住民?我頭一次對馬總統失望這麼大,我們的十戒,是上帝頒給摩西的十戒,以前是,現在、以後更是!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