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站:07-6834065、07-6834069    傳真:07-670-1517    sourtherntribes@gmail.com  84941高雄縣那瑪夏鄉達卡努瓦村秀嶺巷189號

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林津如助理教授(本文歡迎轉載轉寄)

八八風災後半年,莫拉克風災的原住民災民開始搬入慈濟大愛屋了。在二月十一日的入厝儀式中,我聽到原住民朋友的八部合音,聲音一樣充滿能量,但卻無法再聽下去,眼中含著淚,我離開了。


DSC00692.JPG

 
風災後,那瑪夏鄉南沙魯村消失了,新建了國際級的「慈濟大愛園區」,彷彿像個動物園般,善心的人們「圈養」著離開原生環境的「災民」,而後,這些在山上自在舒展的生命,難以自己的方式傳承文化,因他們將開始為觀光客而表演。
 
在過去,南沙魯村有自己的村名,有自己的土地,人民可以自己自在的方式呼吸、過生活。在杉林, 他們失去了自己的名字,自己的語言, 他們的村名變成「慈濟大愛園區」(對照一下「九族文化園區」)。這裡的主人是慈濟,村民變成了被擺佈的道具, 村民的面貌模糊,他們要不是穿上慈濟的志工服,就是上傳統服為長官表演,凡事不能自己做主。只因為,他們住進了新的屋子, 屋子的提供者叫做慈濟,他們必須符合主人的想像:他們無法自立、他們需要被教化,在未來,他們都會是「慈濟人」。


DSC00676.JPG

DSC00711.JPG  
這半年來,馬政府與楊縣長做了什麼重建工作?沒有,唯一的動作就是把災民BOT給慈濟。從此之後,族人不再擁有自己,也不再有權利擁有自己的土地,也不再擁有任何的發言權。政府把土地撥給慈濟(而不是失去土地的災民), 主人被決定好之後,災民的房子被分配好,工作被安排好,所有的異議都被指責為「少數」。
 
災後重建,慈濟有六贏:第一贏:以風災之名募得上億資金。第二贏:免費取得杉林五十公頃的土地。第三贏:打造自己眼中完美的大愛村,第四贏:獲得國際聲名。第五贏:把失去家園, 只能入住「園區」, 無處遁逃的災民變「順民」。第六贏:以多元文化之名,把小教堂蓋在園區的最邊角,而後以十倍大的空間,在大愛園區蓋慈濟靜思堂。

DSC00380.JPG
 
災民呢? 原住民災民失去自己的親人,失去自己的家,失去自己的村,這麼多的苦難,勉強配得一間免費的屋子,算是唯一的希望。但是,未曾預料未來要失去更多:地是慈濟的,屋子是慈濟的, 語言是慈濟的,文化是慈濟的,人終究也要變成慈濟人,為未來的國際觀光客而表演。在慈濟的園區中,談什麼原住民文化?住屋的空間與形式被決定,充斥著要感恩的文化語言,街道滿是大愛用語,在教堂中唱《普天三無》,原住民文化只淪為點綴。當文化的主體不能自己做主,文化如何多元?原住民文化如何重建?
 
這一場風災,慈濟成了最大的贏家。但請問:慈濟以災民之名募款,捐款人可有賦與慈濟教化的任務? 慈濟用誰的錢,用誰的土地,在杉林蓋比教堂十倍大的靜思堂?
 
蓋園區的人雖然愛講生態與多元,但他們並不真的懂大自然,也不懂得如何尊重不同的文化。 在大愛園區中,八部合音只為政府官員、慈濟人及觀光客而唱,但我卻聽見族人的哀傷與無法言說的憤怒。為什麼受災的族人不可以有自己的土地?為什麼我們不能夠用自己的方式重建?為什麼要在這裡被觀看?何時我們可以為自己的族人而唱?
 
慈濟誤把災後重建簡化為「慈濟大愛園區」建設,慈濟文化遊說成為災民文化重建的主軸,入住的災民將成為國際觀光重點,這其中,慈濟人完全看不見原住民族人無法言說的文化苦悶,這為原住民文化帶來的浩劫,恐怕不下於莫拉克颱風。

 


創作者介紹

南方部落重建聯盟

southtri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留言列表 (23)

發表留言
  • 陳寧
  • 你們好!請問是否可以將此篇文章轉載到苦勞網呢?謝謝!
  • 沒問題!

    southtribe 於 2010/02/13 13:06 回覆

  • lin0093
  • 讚,借轉 (筆記
  • 夜西
  • 借轉.寫得太棒了! 從來沒有想到有這種情況...美其名為救助的二次傷害, 光想就覺得很痛.
  • yeshi2
  • 不好意思,樓上是我,重新登入了.
  • mathue
  • 這場八部合音發聲的同時,我坐在教堂裡,靜靜聆聽,但無法鼓掌,簡短唱完後我轉頭跟同事說,唉,我們在陸官聽到的比這個棒多了,我們已經聽過最棒的了,這個,實在無法打動我的心了.

    心很痛.我也是含淚提早離開的人.
  • Anita
  • 溝通 溝通

    我是慈濟的環保志工 拜讀完本篇文字 也感到汗顏
    但就我接觸到的慈濟組織 也是很通情達理 處處為人設想 若是能投書或與主事者溝通 相信會有折衷的辦法 相信慈濟人也不希望自己的善意被曲解 幫助他人變成有條件的付出 這 應該不是慈濟精神的本意吧
  • 碧如
  • 誰不想回家

    六十年前, 國民黨帶軍來台
    六十年間, 兵跨著海溝回不去, 只好落地生根
    一個個眷村聚落就這樣形成
    這期間, 多少夜裡, 兵士望月想家, 一心想著 何時歸故里
    六十年後, 風災無情吹亂這塊土地原生住民的居住地
    他們沒有隔著海,
    就算是隔著層層山崖
    回家也不成問題
    可是粗暴的手段更甚六十年前的無情與無能
    六十年後回首六十年前的事, 我們可以大聲感嘆--那是沒辦法的事
    現在呢?
    你告訴我, 誰不想回家?
    不管你是不是災民, 這一波波"家園重建"的事例
    已經讓我們---看不下去,

    如果你曾經是部落的造訪者,
    如果你還一直關心部落朋友
    一定要挺身幫他們發聲
    出錢出力給南方部落重建聯盟
    不要再捐錢給有錢的慈善團體了
    碧如0223
  • 謝欣霓
  • 原民文化的莫拉克
  • Jeremymauer
  • 好文!
    借轉到個人部落格,謝謝~
  • bennes
  • 一次次的災害..一次次的募款...但真的有用到災民身上的不知有多少??
    發發嘮叨別介意!!
  • 沉
  • 好無奈 好心酸

    看著文章,內心只有一陣陣的心酸,在台灣,政府┼宗教,人民身心都是無路可逃的!
  • papa
  • 或許慈濟的做法有待商確..但是換個角度想..如果今天幫忙重建的單位是某某基督教..裡面不會有一個教堂ㄇ(不要跟我說..原住民本來就信基督教..><..)..??..宗教機構無可厚非的一定會想讓自己的宗教理念延伸傳遞下去..就像當初基督教到原名地區傳教時一樣..不是都以上帝的名義在發奶粉..以基督的名義幫人看病..以聖母的名義給小孩子糖果......我不信仰任何宗教..也不想在此引起筆戰..只是個人覺得..錯的不完全是慈濟..然道只不過它比政府有錢..它比政府重建可以做的更快..它比其他慈善單位更願意去做..更有能力去做..比政府單位貪污的少..所以大部分的人民更願意把錢捐給它..試著想想..為何大家願意把錢捐給慈濟..921地震..最先到現場的是不是慈濟人..水災過後..慈濟人到處發便當還要被罵為何都是素的.......記得有一天..我問我奶奶(她跟上人是好朋友)..我不相信慈濟裡面的人沒貪錢..她跟我說..人有小惡..大惡..小善..大善..今天你奉性大善..行著小惡..比某些人..奉行大惡..行著小善..要來的強多了..而且上人跟她說..她當初一個人..只能做一個人的善事..如今萬萬人..能做萬萬人的善事..就算有個人的小惡..也以萬萬人的大善而敝之.......對不起..離題了..我只想說..當初林肯大郡倒塌.松山XX大樓倒塌.南投埔里那些半倒全倒的..有人幫他們重蓋ㄇ..現今社會..在不管哪個政黨執政下..總結:會吵的小孩有糖吃...........= =+....
  • pailan
  • 說得好!政府將災民BOT給慈濟...可是站在政府或慈濟的角度卻很難指責他們,因為他們不是受害者,因為他們不需要救助,所以他們m用施捨和安置的角度來看待受難的人,並以寬容和理解作為包裝...沒關係啦,各為其主...怕什麼,既然住進去,就發展自己的文化吧,用噴漆來噴掉煩死人的標語,將靜思堂佈置為教堂,有何不可,反正都是大愛囉!面對反動的政治壓迫就要以反動的力量來打破,爭取自己的發言權,如此不知好歹,慈濟和政府和觀光客就不會來煩了!
  • 呃
  • 12樓+1
  • yy
  • 文化的形成

    #12 papa 於 2010/03/07 12:19 所述算是客觀中立
    老一輩告訴我們一句話(救蟲千萬別救人)這是很悲哀的說法.但是,卻是另一種不願意再遭受不必要的責難,所選擇的逃避心態.所有的選擇權,都在你自己的手上,腳可以走.這是民主社會.當人們有難.願意出手相助的,都該給掌聲吧!
  • 無言
  • 試問自己又做了什麼?

    八八水災,請問寫下批判慈濟甚至其他慈善團體的人
    你們捫心自問,自己在這場天災中
    又做過了什麼付出?
    是給過災民一頓飯了?
    還是給了災民遮風避雨的家?
    或者只坐在電腦前
    一位批判那個團體做得不夠?或不好?
    先問問自己吧.....................
  • 災區工作者
  • 「寫下批判慈濟甚至其他慈善團體的人」就是「跟部落族人一起努力做他們希望的重建工作的人」
  • pp
  • 全世界都變成慈濟ㄌ...
  • 遜
  • 沒做甚麼還亂批評
    被踢爆了吧
    居住在裡面的根本希望人去
    講的很大聲
    現在怎不繼續講
  • 災區工作者
  • “遜”所指“居住在裡面的”人本來就是一直鼓吹原住民選擇園區的人
    因此能對著媒體說出“根本希望人去”,這很正常

    至於“沒做甚麼”
    值得慶幸的是在“破壞原住民生活與文化”這方面
    幸好還沒做出甚麼
    阿彌陀佛!
    佛祖保祐!

  • 災區工作者
  • 面子給了慈濟,苦難給了災民(轉述大愛園區住民的文章)
    2010年2月13日

    今天在大愛村(月眉)與親戚吃火鍋,談到搬進永久屋的狀況
    有個族人說目前都是洗冷水澡,房子裡面的管線都裝好了
    但外面的都尚未安裝好,又沒瓦斯,要等到2月底才會有熱水可用
    另一位族人又說,他家的馬桶都不通
    一直是處於滿水狀態,無法排水
    有的是會漏水
    更離譜的是電視,開電視看沒多久聽到啪的聲音
    竟然沒電視可看了
    另一位說,他家的電視線路都尚未裝好
    電視是擺著好看的
    問題一堆........

    族人還說
    他們在工兵學校有簽連署書遞給社會處(或縣政府,要在確認)表示不要趕在2/11搬進永久屋
    願意等這第一批工程結束再搬進來住
    但...... 公部門卻還是執意要族人如期進住
    急著催促族人搬進來過新年卻是要族人過忙碌的新年
    忙著整理、採購新的家具用品及面對新的狀況

    而有些族人很開心的等待搬進新屋
    卻在前幾天被告知無法擁有一棟
    但在申請時卻一直告知族人們可以一戶3個家庭分開住
    又顯示出資訊的混亂及不明確
    現在有更多的族人蠢蠢欲動的要申請永久屋
    卻有一個傳言說~要申請的直接將資料交給慈濟就可以了
    不要透過鄉公所,資料會被壓住
    唉!到底是誰要負責呢?
  • 佛
  • 這不是迫遷嗎

    大家好:
    我看到高雄縣政府於7月23日發給災區鄉公所的文,內主係要求獲得永久屋之災民於三個月內搬離原住地,並對之斷水斷電處理,我想取得更進一步的相關訊息,包括:
    1,這分公文所依據的內政部函文內容--內政部99年7月1日台內戶字第0990126515號函
    2,有關重建會對取得永久屋者,能否返回原住居地設籍或重建之相關規定,如果有的話.我基本上,如果只能遷出,完全不能返回重建,可能需作其它考量.
  • 佛
  • 有口水沒議題的夜宿行動
    災滿周年前夕,來自原住民鄉約7-800人齊聚凱達格蘭大道要控訴馬政府災後重建的無能(這絕對是好議題);關心此議題的我一直待到半夜下大雨時才離去,而7日一早草草放了狼煙後就宣佈活動結束,我觀察了整個動員夜宿過程後,我只有覺得這是一場只有口水沒議題的夜宿行動,一個沒有共識且沒有設定達陣目標動員,注定是要失敗。
    重建滿一年了,不論重建的政策、進度或執行的方式,其實都有諸多可討論處;而政府部門不斷回應強調災難發生的當下看到數千災民無家可歸而被安置在寺廟、學校、教堂或軍營,必須儘速協助提供可資安居的處所,以安頓流離失所的災民,好像也有其一定道理;在各自表述並都認為自己才是站在正確的一方時,帶領群眾走上街頭進行激烈對話往往有其效果;但整個行動的領導者戰略高度決定最後得成敗?
    在現場的演講者所強調高層對原鄉遷居的不當思維(藍綠都一樣)、原鄉的村落基本的運輸道路還沒修、仍沒有乾淨的飲用水、農作物遇雨便無法運出、沒能協助找到安全的永久屋基地及災民認定等相關問題,往往基層公務人員墨守成規並常強調依法行政,其實都可透過高層次對話確立方向,讓基層執行者有遵行的依據及必須積極作為的靠山,但此次夜宿行動中我看不到這方面議題統籌及有效實踐策略,更看不到任何議題要真正達陣的戰略與意圖。
    當時...約莫晚間9時30分,中央重建會陳副執行長、原民會孫主委、內政部林次長等人主動到場關心;以他們的身分及到場的時機,我想應是有一些的準備並希望與遊行民眾有一些對話機會,但不到30分的時間,因著台上的演講者的不斷羞辱謾罵(不斷重複政府是騙子),他們便在群眾的錯愕中選擇離開,接著而來的活動我真的不知道,動員如此多的群眾北上所為何來?
    數年前中部土石流發生時,呂副總統的一句『南美洲有很好的土地…』及馬總統八八風災的『走為上策…』思維,其實是很多原住民重大公共建設的盲點,當上層有了這樣的思維,各部會還會虛心的站在原住民的角度看待問題嗎?政府不同的部門間及不同的執行者,因著不同的成長生活經驗、歷史記憶(誰能真心理解屏東好茶魯凱村民在35年前剛遷村,而他們的部落此次消失在滾滾河水中,專家的觀點與政府的決策還可以相信嗎?),對同一件事都會有不同的解讀與作法。上街頭進行高強度對話不是應設法讓彼此的訴求得到回應,並希望改變政府的作為?但全場除了充滿著情緒性的發言,我聽不到原先揭示的五大訴求有何具體的實踐策略,及要政府高層承諾的事(如同小林二村爭取的過程及結果),我相信同胞在回故鄉的遊覽車上,原民朋友一定會很累…,因為此行真的一無所獲。
    大家還是要加油!
    佛尤/兼任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