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同志:差異中求基進的同志運動

/邊緣同志工作小組

 

  同志運動十年多年了,這個運動滋養了我們其中一部份的人,我們的確也從中獲得能量與啟發,而想要為同志做一些什麼事。因為我們生活或工作的經驗曾經遠離台北都會核心,我們接觸過社會各個角落中,知道很多因為階級、年齡、性傾向、性別、族群以及教育程度的關係,而不在都會核心的同志群體。他們讓我們知道,仍有很多同志經驗沒有在核心同志運動論述中,找到自己的位置。那些年老的、體衰的、在街頭流浪的、沒有固定工作的、住在台北邊緣地帶的、結過婚的、有小孩要照顧的,也可能有同志的身影。

 

  同志運動做為包容與吸納差異的社會運動,需要不斷創造空間來容納這些多元的同志主體。我們這群人希望能夠透過切身貼近與記錄台灣同志的生命經驗,為同志運動論述創造看見同志之間的差異與同志的多元樣貌的可能。讓他們的聲音、他們的需求,可以被聽見。讓台灣的同志運動能夠因為看見這樣的差異與多元,站在反抗壓迫的基礎上,與台灣各種草根地、基進的反抗運動產生連結。秉於這樣的理念,我們由「老年同志」這個主題開始,逐漸發展出跨北中南東四區五組的工作團隊。隨著地區成員興趣以及在地的特色,我們的關懷重點不再限於老年同志,而是各樣異質多元的、不在主流同志論述裡的同志經驗,因此命名這個團體為「邊緣同志」小組。

 

  從2005年起,我們在全國分組進行工作,經歷過組織正式化的過程,目前小組成員包括台北同志諮詢熱線的老同小組、新竹、台中的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高雄的拉G部落工作隊與花蓮的草海同。每半年邊同小組會有一次全國會師,進行經驗交流與分享。

 

邊緣同志的基本理念

1.邊緣是一種反省的態度、一種價值觀。對於已被視之為理所當然的同志論述,我們以邊緣的視角批判之。

2.邊緣同志工作小組的工作目標,乃企圖透過種種操作的方式,呈現出同志的多元主體,呈現出這些主體複雜、流動、多樣的生命經驗。

3.我們希望台灣同志運動圈能不斷地看見同志之中的差異,而非以少數都會核心菁英的經驗宣稱代表全體同志。

4. 我們並不認為,只有單一、固定不變、堅定同志認同的人才是「真的同志」。老年同志是老人,也是同志。拉子媽媽是拉子,也是媽媽。原住民同志是原住民,也是同志。這些同志的經驗會因為性別、年齡、階級、族群等因素而呈現出多元的樣貌。

5. 邊緣同志尊重在地的實踐與經驗,我們認為同志的多元主體應該在其在地化的脈絡之下被理解與接受。如果可以,我們希望邊緣同志能在在地社群與同志社群中獲得相互的支持與理解,而非在流離中、逃家中、否認自我的其他身份中形塑其同志認同。

6.邊緣同志肯定非主流同志主體的存在對於同志運動之正向價值。邊緣同志將傾聽、理解非主流同志主體的聲音、指認出其所承受的社會歧視與污名、從其需求出發,以指引運動的方向。

7.邊緣同志是反壓迫的。我們反對任何立基於性別、年齡、階級、族群、城鄉等差異而形成的壓迫與社會排除效應。

8.邊緣同志的論述融入階級運動的原素,強調各樣同志主體之間物質條件的差異。邊緣同志也融入性別、年齡、族群與其他任何壓迫形式的分析,以深化我們對於多元同志主體的理解。

9.邊緣同志認為,同志運動必須與其他社會運動產生論述上與行動上的連結,以求擴大運動的能量,並期待各種社會運動團體支持同志運動。

 

邊緣同志的各工作團隊

台北台灣同志諮詢熱線老年同志工作小組:老年同志

訪談老年同志,進行生命故事的書寫,發展老年同志的具體服務計畫與社群建構。

台北、新竹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女同志媽媽、同志家庭

前身為女同志媽媽聯盟、拉媽報編輯小組,出版電子報「拉媽報」,致力推動同志家庭相關權益。目前主要服務對象為女同志媽媽,探討同志媽媽及其伴侶與子女間的相處,同志子女面對母親是女同志及在社會的生活,同志家庭在社會福利體系中之位置與需求,想生小孩的女同志如何努力達成願望,扶養小孩的同志伴侶對於未來生活的規劃等等,豐富的女同志媽媽生命史,跨越世代與階級藩籬,刻畫出女同志媽媽母職實踐與女同志情感間的疊合。

高雄、屏東、台南G部落工作隊:原住民同志

反思在漢人主導的同志論述裡,如何無意中以族群中心主義以及中產階級的狹隘思考,排除了原住民同志對於同志運動的認同。藉由田野工作的探訪,了解非中產階級原住民同志的生命經驗,並開展出具有多元文化觀點的同志論述。

花蓮、台東草海同陣線聯盟

召開讀書會、經驗分享,透過同志口述歷史蒐集工作,深入理解在地同志的實際生活困境與問題,尋找符合在地同志需求的同志運動之路。

 

邊緣同志南區小組-拉基部落格簡介

 

         2005夏,不到十人的邊同小組敲敲地於高雄醫學大學成立了!剛開始由讀書會的形式,隨後即進入田野調查的訪談;從老年同志族群的聚焦到原住民同志成為受訪對象;從口述史的書寫,至邀請原住民同志朋友的參與討論。成員大部分以學生為主,其中有碩士(五名)與大學生(一名)、此外還有非營利組織工作者(兩名) 與大學教授(一名),成員中又以女同志為數較多,平時開會男女同志一起討論和分享,田野工作多分開行動。目前女同志組已完成一對女同志媽媽的口述史和訪談;男同志組的受訪者人數較多,外加受訪者行動不易掌握,因此,男同志組多從田野調查、培養關係中做非正式的訪談。小組會議的形式也從過去兩組訪談、或是田野調查中做討論,至今是以邀請原住民同志一同來參與討論的工作坊形式。

創作者介紹

南方部落重建聯盟

southtri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