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瑛的心情筆記打到我的心

從災後到現在進入安置階段
山河受創、家園破敗,我以為災難已經過去

事實上,祖靈對我們的考驗才剛剛開始
族群的撕裂,遠比山河的重創,更令人痛心

我們到底
怎麼看待這次的災難?
怎麼看待災難中族人的身影?
怎麼看待人性的侷限?
怎麼看待有一天將與你背對背走向殊途的族人?

我常常想
如果這災難發生在以前
祖先會怎麼處理怎麼面對?
他們的智慧,會怎麼做?

我們還可以互道珍重,互相祝福嗎?

如果部落的集體遷徙、家系遷居,從來都不是第一次發生,而且發生了很多次
那我們必定能從祖先的智慧中,尋找到解決的辦法

紹文

創作者介紹

南方部落重建聯盟

southtri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